邹觅《四川川剧调查报告》2010级新闻专业

来源: 夸父网   日期: 2015-04-27   字体:

  

摘要:川剧,是四川文化的一大特色,语言生动活泼幽默风趣。但是在经历三百年的历史后,川剧逐渐被淡化在人们视野中。尤其是在当代青年中,川剧甚至被遗忘了。针对川剧的发展现状,我们做了一个调查并提出了相关建议。
关键词:川剧 兴盛 衰落 保护 振兴 培养
一、基本情况
   川剧,是四川文化的一大特色。成都,是戏剧之乡。川剧流行于四川全省及云南、贵州部分地区,语言生动活泼,幽默风趣,充满鲜明的地方色彩,浓郁的生活气息和广泛的群众基础。川剧的表演艺术,既广泛继承了我国戏曲艺术的优秀传统,又以自己的独特创造丰富了我国的戏曲艺术。川剧的表演,既重视传统程式的掌握运用,又强调依法度而不拘泥于法度, 要求从生活、从人物和剧情出发进行表演。
川剧的兴起,是汉民族南北文化在特定历史背景和特定环境下大碰撞、大融合的结果。明末清初,连年的战乱和瘟疫,使四川人口锐减,“十室九空”。清庭确立地方政权后,对“土满人稀”的四川实行了大规模的移民政策。大量从外省移民入川,改变了四川的人口结构,以湖广为代表的南方各省及陕西移民成为四川人口的主体。他们吼着高腔、喊着秦腔、哼着汉调、讴着皮黄,在巴山蜀水间轰轰烈烈地开荒垦地、春耕秋作,形成了“五方杂处”、“土客错居”的繁荣局面,使四川经济得到了蓬勃发展,人口急增。正是由于这种大的社会背景和民众基础,当时流行的多种南北声腔剧种,如南方的昆曲、江西的弋阳腔、湖广的皮黄、陕西的梆子,相继流播四川各地,并在长期的发展衍变中,与四川的方言土语、民风民俗、民间音乐、舞蹈、说唱曲艺、民歌小调融合,逐渐衍变成具有四川地方特色的声腔艺术,从而促进了四川地方戏曲剧种——川剧的形成与发展。
   三百多年来,川剧逐步走向兴盛。她自成体系的帮、打、唱结合的音乐结构形式,将中国传统戏曲曲牌体音乐的发展推向了一个时代的高度。同时,川剧以其通俗而大众化的独特的艺术形式,充分展现了近代巴蜀社会的人文精神、艺术品格、生存状态和社会风貌,受到广大民众的欢迎,为传承巴蜀文明、塑造现代四川人的心理特质和性格,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建国后,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在“改戏、改人、改制”的戏剧“三改”政策指导下,川剧界进行了全面的改革。一批国营川剧团成立了;搜集、发掘、整理传统剧目二千多个,取得了显著成绩;并相继在全国的戏剧观摩演出或出国演出中频频获奖。川剧事业达到了空前的繁荣。
二、发展现状
正当祖国文艺事业的春天百花齐放、百花争艳的时候,十年文化革命,也革了川剧的命。当文艺的第二个春天来临,整个川剧事业已是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于是“振兴川剧”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振兴川剧”像一针强心剂,使川剧艺术又重新复苏过来。经过三十年努力,川剧舞台上出现了一批意蕴深刻、形式精美,具有创新精神和创新理念的优秀创作剧目。可以说,“振兴川剧”三十年成果不算显著但是卓有成效。
但是,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由于时代飞速前进,社会变革加剧,文化的多元化和多种文化娱乐的形成,以及大众传媒对我们现实生活的强势介入,人民群众的生活方式和文化需求发生了重大变化,川剧的社会影响和文化地位被严重削弱。川剧这种艺术形式,已经愈来愈不适应我们今天社会的生活节奏。川剧面临着自身资源的日益枯竭和生存空间的急剧萎缩。首先是川剧传承人数量的减少,后继乏人,许多传统经典剧目逐渐失落,甚至失传;其次,也是最重要的,川剧已失去了她赖以生存的群众基础。在一些中、老年人逐渐淡出川剧市场后,没有新的观众群补充进来。特别在大、中城市,年轻人已很少接触川剧,甚至很多人从来没有看过川剧。正如川剧的勃兴是文化碰撞的结果一样,川剧的衰落也是多元文化冲击的结果。川剧被边缘化了。川剧被挤出了现代四川人的文化生活。我们应该有勇气承认这样的事实。我们不能还抱着“振兴”的企图不放。所以我们必须明确这样一个亟待转变的观念——从“振兴”到“保护”。
三、存在问题
   我们找到了内江市隆昌县川剧团副团长袁灵清先生,就当下的川剧现状进行了咨询与调查,发现以下在川剧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1、川剧的首要问题是生存面临挑战
   现在川剧行业的年轻人普遍存在着很大的技能问题,那就是普遍基础较差,要振兴川剧,就必须解决从业人员的技术问题,而要解决技术问题,就必须重视川剧人的生存问题。现在百分之七八十的川剧演员都走穴——虽然这是在单位纪律性约束之下,利用业余时间去做的,但是像这样仅仅单纯依靠诸如“变脸、吐火”之类技术去跑市场,在各种场合赚取一点可怜的廉价的辛苦费,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就在于纯粹依靠工资远远不够生活的支出。在1995年之前,各川剧院团是财政全额拨款单位,但是在1995年全部转成财政差额拨款80%制度,即演员的工资不能全额发放,只能领取80%。以至于现在川剧演员的工资最高也就是2000元左右(一级演员),很多工作了10多年的演员月收入仅有几百元。而且由于没赶上最后一次福利分房,至今还没有自己的房子。至于年轻人,收入更低,基层的如县一级的川剧演出单位,很多演员的工资每月只有250元左右。
作为全国五大剧种之一的川剧,现在出现这种情况,令人触目惊心,川剧首先面临的问题已经不是振兴不振兴,而是如何生存的问题了。现在国家对于文化事业很重视,对“三馆工程”(文化馆、图书馆、博物馆)的资金投入力度也在加大。但是对川剧的投入还是不够,例如省社科院,就可以享受“阳光工程”补贴,与社科院同级的川剧院却不能享受。以至于现在川剧院每年都是市总工会重点扶贫单位。
   由于资金的严重不足,川剧的几千个传统剧目正在大量流失,很多经典剧目还来不及保留影像资料就已经流失了。另外还有很多经典剧目找不到完整的音像资料。在省川剧艺术研究院,还有建国以来几代川剧人收集的2000多册手抄本资料急需整理和数字化,虽然川剧研究院对剧目整理工作的投入从未间断,但是还是缺乏人力和财力的支持,所以这项工作的进展十分缓慢。
   对比一下其他兄弟剧种,比如昆曲,政府对昆曲的管理是全包。而川剧学生学习后的工作等问题得不到保障,也就意味着少有人来学习川剧,这直接导致不能找到有优质条件的川剧人才。
   2、川剧的人才问题十分严重
   川剧虽然有国家保护,但是在现阶段其自身却是没有多少创收能力的。川剧院团很难依靠自己的演出来解决奖金问题。任何一个行业都必须要有优秀的人才才能保持旺盛的生命力,而要培养一个优秀的戏曲演员那是非常困难的。在正常条件下,如果顺利的话,一名合格的川剧演员的培养期一般需要5年左右,而黄梅戏、越剧的演员培养周期只要3年时间。因为川剧的艺术形式非常复杂,川剧有昆腔、高腔、胡琴、弹戏、灯戏五种声腔和为五种声腔伴奏的锣鼓、唢呐曲牌及琴、笛曲谱等音乐形式,尤其是高腔的学习是很困难的。所以学习川剧需要比学习别的剧种投入更大的精力和时间。但是现在川剧人才的培养问题是成本投入太高,产出却非常的低。如今,很多民营川剧团的演出就是4、5块钱一张的门票(包括一杯茶)——这还算情况好的。而国有剧团的演出更是入不敷出,连中国京剧院都有一场戏只卖出寥寥几张门票的时候,更不用说连自己的演出场地都没有而必须租用场地演出的川剧院了。
   现在川剧后继人才匮乏,却承担了很多公益性演出,而非商业化演出,收入微薄,常常不能让优秀的演员得到应有的报酬,所以现在的情况是优秀人才越来越难请,这难免会影响演出的质量。演出收入很少,但是财政却不拨款,很多时候就只有自筹经费,导致川剧演出团体的正常运转出现了很多问题。
   由于川剧演员收入低廉,而付出巨大,投入与产出不成正比,甚至是反比。所以家长们认为自己的孩子学习川剧是完全没有出路的,因此出现了生源急剧下降的问题,后继无人。川剧的生源急剧下降,这直接动摇了川剧的基础,同时这也导致整个川剧剧种的危机。
在川剧人才的重要培养基地——四川艺术职业学院(原四川省川剧学校),在上个世纪80年代,招一个川剧班(30至40人)就有上千人报考;而去年只招收到了一个大专班(21人)——报考人数不到100人。而就是这21人的培养,学校每年就要亏损30万元左右。省川剧研究院引进了三个研究生,有一名川大毕业的研究生是以考试第一名的成绩进来的,但是工资只有1000元左右,扣除了房租水电等,一个月就只剩下几百块钱的生活费了,来了一个月就离开了。在这种情况下,川剧无法吸引优秀人才。
   戏剧是一种集体种群传承的艺术,而一个剧种则是依靠大量的剧团传承。据统计,在解放初期,西南各省遍布川剧团(云南、西藏、贵州都有,其中贵州拥有20多个川剧团),直到现在贵州还有3个川剧团(遵义、毕节、贵阳)。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四川全省还有100多个剧团,而现在四川省内仅有40个剧团左右,而且这40多个剧团很多只是挂一个牌而已,有能力演出的剧团只有20个左右。而省剧团的骨干人才,以前一般是从这些基层剧团选拔上来的,而现在的情况是大量基层川剧团被撤销,这个人才选拔的渠道就基本上断了。
   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就是地方政府卖剧团,每一次政府机构的改革都是先撤销川剧团,或与其它团体合并。而政府撤销川剧团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川剧团所处的地理位置往往是属于城市商业繁华口岸,为了经济上的利益,所以大量撤销川剧团。
   3、川剧的演出问题困难重重
   现在各川剧院团的演出普遍面临着条件差,底子薄的问题。川剧院现在没有正式演出的剧场,没有自己的排练场,无正式的办公场地,只能租场地演出。而往往一场演出的收益还不够场租的费用。
   在四川省内,各个地方对川剧事业的态度不一样,其中绵阳市政府做得比较好,绵阳剧团的工资还坚持全额拨款,而这一点在省属川剧院团都没有做到。有资料显示:四川对剧团的拨款比例是西部各省最低的,比如云南的剧团是全额拨款。而湖北剧团的人均年拨款是4.7万元左右(比全额拨款还高)。更不用说上海浙江等发达地区,上海昆剧团不仅是全额拨款,而且学员的工作、学费等都是政府全包,即所谓的“市场不管政府管”。
   而四川对于剧团的人均年拨款只有1.6万元左右,名演员、副高职称以上演员人均拨款也不超过2.2万元。至于省川剧院,现在发的工资都是按70%进行差额拨款,比如四川省川剧院院长陈智林工资2400元,只能领取80%约2000元左右,现在川剧院最少工资在600—700左右,而部分行政人员(无职称,50多岁)月收入只有800元或900元。
   另外,省川剧院《变脸》两次荣获全国十大“精品工程”,政府奖励基金200万至今仍然没有兑现。按1:1的比例资金配套精品工程也未实现。
四、提出建议
   1、新思路:振兴川剧,走进大众,推广营销;比如一台大戏或者一个活动,采取的方式也基本上是政府拿出一笔财政资金,来支持这个项目的运作。可以借鉴外省昆曲、越剧剧团的一些经验,政府应在演出、经费、人才等方面给川剧一定的政策倾斜和财政支持。建议参照其他省市的做法,对川剧院团以公益事业对待,实行全额拨款。现在政府在经费投入上管理比较混乱,建议设立专项基金管理。
   2、新亮点:培养人才艺术家,手把手教学;据了解,成都市川剧院与成都文化艺术学校已经合并了。一个拥有最优秀的川剧人才,一个拥有学习成长的优良土壤,于是,“团带班”的模式应运而生。据了解,陈巧茹、王玉梅、由晓艇、蓝光临、刘芸等艺术家会手把手进行教学,传承艺术精髓和代表剧目。这样的方式促使了一些经典剧目保留下来,也创作了一些新的剧目。
   3、新模式:社会参与川剧融入杂技魔术;以川剧为核心元素,创新性融入杂技、舞蹈、魔术、手影等其他艺术形式。
川剧蕴藏着开拓创新的鲜活灵魂,跳动着先进文化的时代脉搏,不断地显示出传统艺术精神与现代审美时尚融合一体而与时俱进的生命活力,绝不是一种脱离现实的“博物馆艺术”。单以川剧人在社会进步思潮影响下审美意识的巨大变革在海内外产生的广泛影响而论,即表明在政治“文明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元化”的时代潮流中,屹立于新时期、新阶段刻意进取的川剧,正在以前所未有的改革开放姿态,以追赶型、跨越式的步伐,坚持“改”字当头,“立”在其中;刻意求新,不拘一格;博采众长,追求戏曲化、地方化、现代化的统一,为弘扬中华民族的地方艺术,为促进东、西方戏剧文化的融汇交流,奉献着自身光辉灿烂的生命,续写着自身日新月异的史页。


参考文献:
百度百科“川剧”词条
民进四川省委:《省“两会”快报四十二:关于振兴川剧所面临的问题及解决的对策建议》,民进四川省委,2010年
杜建华:《川剧精华》,四川辞书出版社,200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