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东浩《夜空的月亮在河的怀抱》

来源: 2016级汉语言文学 白东浩   日期: 2017-11-19   字体:

  

两年后的秋天,记得那天是那年秋季最冷的一天,阿城和小惠在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城市里再次相遇了。这大概是他们谁也没有预料到的吧。

他们相遇在一座他们原先经常一起去的电影院。阿城没有女伴,小惠也没有男伴。他们都是孤身一人来看电影。兴许这世间没有比这更巧合的事情了——在互不知晓的情况下他们买了紧紧相挨的两个座位的票,这两个座位靠后且靠里。

但有可能这并不是巧合,而是一种像心心相印的东西吧。在他们热恋的日子里,这种事情虽然说不上是经常发生,但相较于其他情侣来说也并不少。在只有通过云互相寄托思念的日子里——他们是不同省市的人,大学放假后难免要有短暂的分离——他们会通过微信聊着爱情(大概相爱的两个人无论聊着怎样繁琐细碎的话题都像是在聊着甜蜜的爱情)。那是偶然的惊喜,他们竟同时——我是说同分同秒那样精准——互发消息。

甚至有一次他们同时与对方打电话,结果双方都没能接上电话。待他们看到未接来电时,又互相与对方打过去电话,自然又是和之前一般。就这样他们竟互相同时给对方连续打了五六次。而后他们停了下来,大概五分钟之后,阿城又给小惠打过去电话。待小惠接通后他们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次相遇是他们双方都始料未及的。他们已经有两年未见了。微信列表虽然都留有对方的位置,但有两年没有发送消息了。难道是那像心心相印的东西又发挥了作用了吗?命运这种东西谁又能说得清。

阿城在小惠之前走进播放厅内。小惠在电影快播放的时候才走进来。小惠走进来时播放厅内的灯光已经被关闭了,只有荧幕上播放着各种电影的预告片而散发着的光亮。由于他们的座位既靠后又靠里,所以有些昏暗。也因此小惠坐下来时并没有发现阿城坐在她左手边的座位。阿城呢,他是察觉到他右手边的坐下一位女孩,但他没有扭头去看。因此一开始他们竟都没有发现对方。

播放的电影是一部喜剧,播放厅内不时爆发出阵阵欢笑的声音。有亲子家庭的笑声,有热恋的情侣的笑声以及混杂着一些其它的笑声。电影已经播放到近一半了,阿城却自始至终没有笑过。倒不是说电影里那些搞笑的情节攀不上他的笑点,而是他的心思没有放在电影上。秋天的到来和母亲的去世让他有些难过。今天凌晨,正在他熟睡的时候急促的手机铃声把他给吵醒了。电话是他的父亲打来的,手机中传来父亲从来没有的低沉的声音,在他的印象中他父亲的声音向来是响亮有力的。父亲告诉他他的母亲刚刚心脏病发去世了。听到消息的他睡意顿无,眼泪无法遏制一下子就流了出来。他低声告诉父亲明天将赶回家就挂掉了电话。他一夜未睡,流泪至天边蒙蒙发亮才起床洗了脸。

阿城渐渐从沉思中走了出来,他想将注意力放在电影上面。这时,他忽然听见了一声熟悉的笑声。这声笑声像千万根细针轻刺了他的心最柔软的地方,那刺痒的感觉不禁唤起了他封藏的记忆。他想起了那个一直扎根在他内心中的美好女孩——小惠。他慢慢地扭头向他右手边的座位看去。荧幕的灯光忽暗忽明,在明亮的那一刹那——时隔两年——他再次看到了那熟悉的侧脸。那个在分手之后的两年内依然让他魂牵梦绕的女孩。他静静地看着她,没有打断她看电影的兴致的想法。就像从前他们一起去看电影一样,他专注地看着她,她专注地看着电影。
慢慢的,电影逐渐演到了尾声。如梦似幻之下,阿城竟忘记了他们已经分手了的现实,似乎回到了从前。

“小惠,一会儿电影演完了我们去晴街耍好不好?”阿城习惯性地向小惠问道。晴街是一条夜晚非常热闹的步行街,他们以前常常一起去。

“啊?什么?”小惠惊疑地扭头看向阿城。

此刻,时隔两年,他们的目光再次相对了。看到小惠扭过头来,阿城才从如梦似幻的感觉中清醒出来。但是,说到内心真实的想法,他多么希望这是真实的啊。

阿城与小惠并排走在晴街上。他们像这样并排走着已经是很久没有的事情了。他们从前是恋人,而现在他们是以什么身份一起走呢?朋友?也许是吧。他们分手时说要继续做朋友,结果却是两年再也没有联系过。他与她的故事,简单来说,大概是一条阳光洒满的窄巷,攀援在两侧墙壁上的牵牛花清香缠绕,他从这头向那头走去,她从那头向这头走来,起初时他们互相渐渐走近、走近,而后走到街道中间的时候,他们有一次短暂的目光的相对,一片呼吸的空气,一个浅浅的、友好的微笑。最终擦肩而过,渐远、渐远,直至都消失在街道的拐角。没有再见,却有回忆。

“怎么样,嗯,我是说你最近过得怎么样?”阿城努力找到话题。

“还好了。就是上班有点无聊吧,我并不怎么喜欢现在的工作。没事的时候会一个人逛逛街,看看电影。”

“一个人吗?”

“是呀!就像刚才,我一个人。偶尔会有朋友邀我吃一顿饭,我也不会拒绝。”

“那是很不错啊。”

“还好了。你呢?你原先可从不会一个人出来看电影。”

“恩……心情不太好吧。”

“为什么啊?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阿城没有接话,他想起他的母亲大概正躺在医院打的太平间吧。

“是不方便说吗?”小惠等了一会儿再次问道。

“当然不会。对于你,没有什么不方便说的。”阿城先是看着小惠,然后又低下头说道:“今天凌晨,也有可能是昨天晚上吧,我母亲去世了。我父亲连夜打电话来告诉我。”

“对不起,我有点冒失了。节哀顺变。”

“没关系,我原本也想找人说一说呢,憋在心里的滋味并不好受。”

“她是一位很好的母亲呢,我还记得她做的菜非常美味。”

“你一来我母亲便会全心全意地去做饭,那是我平时可享受不到的。她很喜欢你。”

“是吗?这个你原先可没有告诉我呢。”

“我以为你已经感受到了啊。”

“是从她不停地给我夹菜,而几乎忽视了一旁的你的情景感受到的吗”小惠轻笑了起来。

阿城也面露笑容,却没有笑出声。

笑罢,两个又沉默了下来。就那样静静地走着,一直走到青柳河边,这条自西向东贯穿这座城市的河流,两岸正如其名种满了柳树。原先他们逛罢街总会沿着这条河走一段,牵着手或挽着手臂,天气有些冷的时候他也会搂着她。但是如今,他们之间的距离犹如河两岸的柳树遥遥相视却难以相近。时光匆匆,河依然,水却再也不是当年之水了。

这次他们并没有沿着河走。阿城背靠着河岸的石雕栏板,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小惠面向河流,双手撑在石雕栏板的上面,静静地看着映在河中央的月亮以及周边泛起的银闪闪的亮光。枯黄的柳叶漂浮在水面上,像已经枯萎的爱情,更像时至今日也挥之不去的哀愁。

“阿城,你知道吗?夜空的月亮其实是在河的怀抱中。”小惠忽然打破沉默说道。

“是吗?这我到是不知道。但我想我也许是知道一件事情的。”阿城回道。

“什么事请哦?”小惠扭头看向阿城。

“我也说不准。算了吧,还是不说了。”阿城仰头看着夜空中的月亮说:“今晚的月亮好明好圆呢。”

小惠看着阿城,有些疑惑,却没有再问。之后也看向夜空中的月亮。

月亮原本属于夜空,散发着乳白色的光华,现在却沉睡在河的怀抱。小惠原本站在阿城的身边,静静地宛如夜间的精灵,现在却深藏在阿城的心里,一直,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