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天开教授新书面世

来源: 文传学院   日期: 2019-01-11   字体:

 


“四书学士”倾情解读竹枝词中的成都民俗万象

谢天开

号“四书学士”,四川大学锦城学院教授,作家。已公开发表论文数十篇,其中多篇为复旦大学、同济大学、四川大学、上海师范大学、中央民族大学的学者辑录。已出版长篇纪实文学《国共兄弟》(30万字)、编著《民间艺术十二讲》(24万字)、文化传记《大唐薛涛》(40万字)、现代诗话《唐诗:诗人与文化》(15万字)。


2019金猪之年到来之际,四川大学锦城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谢天开教授为大家倾情奉上《蜀都竹枝:竹枝词中的民俗万象》一书,纵贯清代中叶至民国,横观都市风情与风俗,且随“四书先生”从竹枝词解读成都民俗万象。

谢天开教授以读书、教书、著书和评书为安身方式,自号“四书学士”,在写作上注重以文学为“表”,学术为“里”,表里结合,为学术研究与大众阅读构建桥梁,以为沟通。《蜀都竹枝:竹枝词中的民俗万象》是继《国共兄弟》《大唐薛涛》《唐诗:诗人与文化》《民间艺术十二讲》后谢教授的第五本著作。

“《蜀都竹枝:竹枝词中的民俗万象》是四川大学锦城学院教授谢天开又一部新著作。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多年以来,谢天开教授在巴山蜀水的文化沃土中耕耘,著述不断,惊喜连连。谢天开从作家到学者,再从学者到教授,他的生命与文字文学文化紧密相联,字里行间,无处不见作者对家乡文化的热爱、钻研乃至痴迷,竹枝词中的成都,两百年间新风移旧俗,在作者的精彩解读中呈现。”四川大学档案馆副研究员谭红如是说。

此书以近现代成都竹枝词为对象,再现了自清代中叶至民国时期的两百年来老成都在衣、食、住、行诸项上的演变,以学术的视野检视解析了其中的都市民情、民风、民俗,讲述了老成都的历史文化、社会文化、民俗文化等等。在细细解读成都民俗万象的同时,也保有学术专著所讲究的严谨,是第一本研究成都竹枝词的学术专著。

复旦大学中国古典文学博士后、四川大学锦城学院副教授王晓燕评价道:“《蜀都竹枝:竹枝词中的民俗万象》立题新颖、文献详实、归类明晰。既能以史域视野对蜀地竹枝词的丰富题材与深刻内涵作条分缕析的考察,又能在民俗语境中挖掘竹枝词文化史的特殊意涵,使文字在时间的纵线与地域的横线中交织,在生活史图景上演绎,展现一幅广阔的蜀地风俗图。实属可贵!文中对诸多史实与典型个案的统筹安排,虽不避繁,却并不芜杂,整部著作文笔洗练、结言端直、文意畅达,在勾勒蜀地历史多层次话语空间的同时,更彰显蜀人独特的审美趣味、思维方式与情感体验,构思缜密细腻,若无真挚的民生关怀与浓郁的故园之情,是难以写出如此有温度的文字!更为重要的是,此部著作将视野聚焦在中国西南的城市——成都,集中论析承载“四民”意识的民间艺术形式——竹枝词,将二者的整合与考察置于清代至民国转型的历史大背景中,再现一幅民生心路图,这不仅在地域民俗研究中别开生面,对于研究晚清民国的文化转型而言,也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作为李劼人研究学会理事,谢教授在研究李劼人先生的小说《大波》时,发现了在旧版《大波》中所引录的竹枝词,由此对竹枝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通过对《中华竹枝词》的阅读研究,谢教授发现在清末至民国这个时间段中,成都竹枝词在整个中华竹枝词中最为发达。综合以上两个起因,谢教授开始对竹枝词进行了深入的研究。竹枝词的诗体在盛唐时期已经产生,中唐经由诗人刘禹锡而向文人化转变,文学体裁为七言绝句。竹枝词发端于荆楚文化圈,盛大于巴蜀文化圈,以吟咏风土为主要特色,对社会文化史和历史人文地理等学科的研究有着重要的学术价值。《蜀都竹枝:竹枝词中的民俗万象》一书中所采用的成都竹枝词,具体以清代六对山人杨燮《锦城竹枝词》、定晋岩樵叟《成都竹枝词》为开端,以今人何韫若《锦城旧事竹枝词》为结束,跨时段200余年。

明末清初时期,经历了兵燹战乱的四川在中央和地方的一系列措施下,由来自湖北、江西等十多个城市的移民大批迁入,经济元气逐渐恢复,物态文化层也逐步建立,但这一时期却同时也是心态文化层的断层时期。在对诗学的回溯过程中,四川人民集体无意识地选择了竹枝词这一样式,竹枝词作为市民日常生活的诗学,由此大兴。

谢天开教授在《蜀都竹枝:竹枝词中的民俗万象》这一书中对竹枝词的研究探讨,则始于清代中叶而止于民国,跨时两百余年,内容涵盖成都城区竹枝词、成都移民竹枝词、成都岁时竹枝词、成都商业竹枝词等十九个社会各阶层、各方面。谢教授认为,竹枝词作为都市民俗具有传统性、地方性、纪实性,记录了地方风物、民间风俗、世态人情,是民众创造和享用的日常文化,对风土、风物、风情和风尚都有所反映,其中有些习俗至今仍在继承,是一门专业的学术领域,同时也是诗体民俗志。

四川省民协理事、四川大学锦城学院副教授蔡郎与点赞道:“《蜀都竹枝:竹枝词中的民俗万象》首次梳理了成都竹枝词中的民俗文化,角度新颖,旁征博引,体系分明,既有较高的学术价值又有可读性,对研究成都民俗有重要的价值。”

四川大学文学人类学博士、四川省民协副秘书长杨骊评价道:“‘竹枝词’发于楚,盛于蜀’,从清代到民国的二百余年时间中,竹枝词的创作在巴蜀大地上姹紫嫣红争奇斗艳。《蜀都竹枝:竹枝词中的民俗万象》以大文化的视野研究成都竹枝词,立足于民俗学、社会学,解读竹枝词当中所蕴含的历史变迁、民风民俗,突破了以前对竹枝词单一文学视角的研究局限。文学作品与民风民俗的互文性解读,呈现出鲜活生动的成都城市文化景观。竹枝词凝练的“诗体民俗志”,被作者以丰富的史实与民俗充实延宕,用一种独特而惊艳的方式勾勒出历史上成都市民生活种种微妙细节,如一卷徐徐展开的成都‘清明上河图’”。

谈及竹枝词对现代成都人的意义,谢天开教授认为有如下几点:一是通过竹枝词可以让我们感受到成都悠久的历史文化;二是现代人要写近体诗、古体诗是非常困难的,但可以通过竹枝词这一样式来学习诗歌的写作,大有好处;三是可以通过竹枝词了解我们的民俗,比如端午有端午的竹枝词、清明有清明的竹枝词,可以传承我们的岁时节日民俗。

    “崇丽书坊”天府人文历史丛书共五本,由《蜀都水香——依水而生的天府锦城》《蜀都家谱——老族谱中的百姓家史》《蜀都遗韵——记忆留存的历史余味》《蜀都名儒——五老七贤演绎成都》《蜀都竹枝——竹枝词中的民俗万象》组成,是一套讲述天府成都故事的丛书。由谢天开、张义奇等著,西南交通大学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