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大神空降锦城 解密中国青铜王都

来源: 文传学院   日期: 2018-10-29   字体:

 

    20181022-23日,第二届中国考古学大会在成都召开,中国考古学界的精英齐聚蓉城论剑。锦城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借此机会,邀请到了一位重量级嘉宾莅临锦城。他就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夏商周研究室主任,二里头考古队领队,公共考古的大神级人物许宏教授。


23日晚七点,中国考古学大学公共讲座暨四川大学锦城学院“文化之旅”系列讲座举行,许宏教授以“移动的青铜王都”为题,为锦城学子带了一场精彩的前沿学术讲座。讲座由文学与传媒学院杨骊副院长主持,讲座现场听众爆满,开讲前半个小时即已一座难求,现场汇聚了校内外师生听众300余人。文传学院对本次讲座进行了网络直播,已有近七千人聆听了这场学术盛宴。

杨骊副院长向大家介绍,许宏在中国考古界的影响力,不仅仅因为他是公共考古大V,更因为他领队发掘的二里头遗址,背后有个重大的中国历史问题——何以中国?


讲座伊始,许宏教授幽默地自我介绍:如果说李零先生的标签是“三古”,即古文字、古文献、考古;那么许宏的标签是“三早”,即早期城市、早期国家、早期文明。许宏教授从二里头遗址发掘以及走向公众考古的心路历程谈起,讲述了自己的考古理念和工作定位。许宏教授将考古人形容为侦探和翻译:“我们发掘的考古现场特别像车祸现场或是谋杀案的现场,支离破碎。我们要一点一点地找证据,尽可能还原当时的情况;我们把公众读不懂的‘无字地书’,一页一页地翻译成在教科书上和专著上能读懂的文字和内容。”

许宏教授谈了考古为什么注重都城。因为都城、大城市,是那个时代那个社会的金字塔塔尖,是整个文明的精华部分,并以北京举例说明。旧时器时代、新石器时代,属于史前社会,最初村落之间都是平等的,接下去的社会结构就越来越复杂、差异就越来越大。青铜礼器,恰好就是在这个被称为“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提速”时代出现,呈现了三千多年以前那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他认为大型聚落到大的都邑,都是“移动的青铜王都”。

许宏教授讲到整个中国古代史可分成三大阶段:邦国时代、王国时代和帝国时代,第一阶段是“邦国时代”,那是几千年悠长的、无中心的多元时代,中国考古学泰斗苏秉琦先生称它为“满天星斗的时代”,那是前中国时代。第二阶段是有中心的、多元的“月明星稀”时代,二里头这样一个中国历史上最早的核心文化就在此时出现。第三个阶段,就是秦汉王朝、秦汉帝国出现之后的一体化、一统化格局,可以称作“皓月凌空”。这三个阶段中有两大节点:第一个节点是二里头文化,第二个节点是帝国时代的秦汉。二里头文化处在从多元走向一体的节点之上,具有重要历史地位。到了二里头,开始进入这“月明星稀”的时代,一直贯穿夏商周三代。
在讲座中,许宏教授如数家珍般着重介绍了二里头遗址的主要情况,指出二里头出现的许多“中国之最”:有中国最早的“井”字形大道、城市主干道、中国最早车辙的痕迹,有中国最早的围垣官营作坊区和最国宝级的绿松石龙,有中国最早的带有中轴线布局的大型四合院宫殿式建筑群。二里头发现了中国最早的“紫禁城”宫城,虽然只有10.8万平方米,是明清紫禁城的七分之一,但是坐北朝南、纵向布局、中轴对称、封闭结构的土木建筑雏形已经出现,并且从二里头一直向下延到明清紫禁城。

许宏教授讲到近期发现的二里头极盛时期的一号宫殿面积达到一万多平方米,但没有发现外郭城墙。许宏教授推测此时是国势最为强盛的时期,文化已经足够自信,没有建立城墙的必要了。对比殷墟宫城、金沙遗址和西周的三个分邑同样也少有城墙的特点,这符合当时东亚大陆的“国际形势”。他把中国古代史的都城分为了前期的实用性城郭时代和后期的礼仪性城郭时代。由此,将二里头置于“中国”形成的过程、青铜王都转向的谱系上,“何以中国”的问题,也随着青铜王都的转移和转移过程中生产力的不断发展、社会结构的日趋复杂和“中国”概念的确立,逐步变得明朗起来。

许宏教授以考古学者的严谨指出,“何以中国”的问题为什么如此复杂?他为什么不敢随意断定二里头就是夏朝王都?因为二里头等遗址并未出土任何系统性文字,因此无法通过文献与出土文物进行对照确认。虽然从二里头时代开始就已经出现大型的王都了,但没有出现甲骨文那样的文字,所以它究竟属于夏还是商代前期,这一问题还有待探讨。

许宏教授在严肃探讨学理问题的同时,也流露出了作为一个考古人的职业自豪感和对二里头遗址的特殊感情。在提到文物处理时,面对坊间种种质疑,许宏教授指出考古学者和盗墓者最本质的区别,在于盗墓者关注的是出土文物背后的经济利益,而考古学者关注的是出土文物与历史背景的关系。谈及他为之奉献了19个春秋的二里头遗址发掘时,许宏充满了深情和敬意:“我们第一任老队长1928年出生,第二位老队长是40后,我是60后出生。明年是二里头发掘60周年,将要召开国际学术研讨会,二里头遗址国家博物馆同时开馆。它现存遗址300多万平方米,我们现在只挖掘了4万多平方米,才百分之一多一点。这是愚公移山,子子孙孙的事业!”

讲座最后,不少师生与许宏教授积极互动。许宏教授拥有极高的人气,有四川大学的学生专程从江安校区赶来听讲座;还有不少学生拿着许宏教授的书请他签名、合影;有文传学子听完许宏教授的讲座之后表示,这样近距离的感受到考古大神的魅力,更坚定了她考文博学研究生的决心。文传学院谢天开教授也为许宏教授的讲座点赞:许宏教授的学术视野极其开阔宏大,通过讲座把早期中国的历史问题剖析得非常深刻,深受启发!

杨骊副院长在讲座结束时寄语锦城学子:许宏教授的讲座高屋建瓴大气磅礴,给我们带来了一场丰盛的文化大餐,不仅向我们展现了考古学的魅力,也昭示了考古人对历史真相孜孜以求的科学精神。文化之旅讲座虽然结束了,但是锦城学子的文化求索之路才刚刚起步。但愿许宏教授今天的讲座,在同学们心中种下一颗种子,能够在同学们今后的求知生涯中发芽、开花、结出硕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