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和晖教授“解密”四川盆地号称“天府”的由来

来源:    日期: 2018-03-26   字体:

  

 3月22日晚,四川大学锦城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文化之旅”系列讲座,迎来一位重量级嘉宾:西南民族大学教授祁和晖。此次祁教授讲授的主题为“四川盆地号称‘天府’的由来与李白杜甫对‘天府之国’的赞美”。讲座在忠孝楼第一学术报告厅举行,现场汇聚师生听众200余人,提前半个小时,即已一座难求。

 讲座中,祁和晖教授结合历史文献的记载,解读了“天府”的涵义及四川盆地号称“天府”的由来;结合李白和杜甫关于“天府之国”的诗句,说明了四川盆地独特的自然环境和深厚的人文底蕴;此外还分析了“巴蜀文化”与“天府文化”的异同。

四川盆地号称'天府'的由来

 祁和晖教授说,“天府”一词,今存文献首见于《战国策·秦策一》中,当时的“天府”是用来形容秦国京城咸阳所在的“关中盆地”,以称赞当地的富饶。西周、秦、汉、唐等历史上的辉煌时代,皆建都于此。

 秦灭巴蜀以后,以“四川盆地”为特区——尤其是“盆底”位置的成都平原是秦国富国强兵的第一后方基地,秦国赖此基地灭齐伐楚,统一天下,建立秦朝。西汉立国继续秦朝开发巴蜀战略。巴蜀大地农业、工业(丝织、冶铁)、商贸、人文皆繁荣兴盛,富甲一方。

 秦汉时期,巴蜀地区不仅产生了全国首屈一指的卓王孙、程郑氏、巴寡妇清等工商巨子培养出了司马相如、王褒、杨雄等一批文化巨人,还产生了严君平、落下闳等数术家,更有李冰都江堰这样的世界级工程师与伟大工程。

 东汉初,班固在《两都赋》中借长安父老的口称说,长安的富饶号称“近蜀”。——以接近巴蜀天府之富作比喻去形容长安,可见西汉成都平原已是全国首富区域。

“天府之土”一语,在文献中首次出现在汉末诸葛亮《草芦对》(也称《隆中对》)一文中:“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高祖因之以成帝业。”祁和晖教授说,后世雅称“天府之土”为天府之国,“天府之国”四川盆地这一方水土不仅养人,更润国,正是这一沃土提供了天下英雄为之竞折腰的条件基础。

李白与杜甫对“天府之国”的赞美

 李白是四川江油人,虽然一生飘零,但他对巴蜀大地始终饱含深情。20岁,他在成都写《登锦城散花楼》:“日照锦城头,朝光散花楼。……今来一登望,如上九天游。”

 25岁,李白因打抱不平,手刃恶人,不得不“仗剑去国,辞亲远游。”在走出长江三峡时,李白深情地写下《自巴东舟行经瞿塘峡登巫山最高峰晚还题壁》,诗中拳拳与故乡告别:“江行几千里,海月十五圆。始经瞿塘峡,遂步巫山巅。……月色何悠悠,清猿响啾啾。辞山不忍听,挥策还孤舟。”

 57岁,因受唐玄宗第16子永王李璘“反叛罪”的牵连,李白被流贬夜郎。在此窘境中,闻说朝廷有定成都为南京之事,他不顾得罪之身,发表赞成南京成都之策。写下《上皇西巡南京歌十首》,历述故乡天府之国山青水秀空气清新的生态之美,有如九天仙宫的城市之美,和谐而重情义的人民之美,悠久的历史人文之美,称赞这里是建帝王都城的好地方。

 杜甫49岁那年腊月卅进入成都,写下居住成都期间第一首诗《成都府》。祁和晖教授说,此诗点赞成都——天府是新天地、新人民、新城市、新山水、新人文、新历史。“六新”的天府之国给杜甫的印象——从自然环境到人文气象,从人民习俗到独特的古蜀历史,一切的一切,皆为诗圣之“前年未见”。

 杜甫在四川盆地这一天府之国东南西北区域居住近10年,写诗近千首,占今存杜诗1555首中的70%。祁和晖教授认为,天府之国以其独特的自然环境和深厚的人文底蕴,滋养、培育着杜甫,正是天府之国为杜甫登上中国诗史顶峰提供了“登圣天梯”。

“巴蜀文化”与“天府文化”的异同

 祁和晖教授指出,“巴蜀文化”是产生于距今4500年以来(甚至更早)巴、蜀古国一脉相承而传至今的区域文化。巴蜀文化大师蒙文通氏“甑微”系列著述中曾说“与巴蜀同俗之区即为巴蜀文化区”、“同俗”之最大公约数莫过于语言。然则,凡讲“西南官话”(俗称“四川话”)方言的人群聚居区即是巴蜀文化区。

 按晋人常璩《华阳国志》将古蜀国“同俗”疆域记为秦朝四郡而“志”。巴志(巴郡);汉中志(汉中郡);蜀志(蜀郡);南中志(南中郡)。对应今日行政区划,为今重庆市,四川省,云南省,贵州省,甘肃省东南部西汉水(即嘉陵江上流),陕西省、湖北省汉水流域及仙桃市以西,江汉平原,湖北恩施州,湖南湘西。至今这一大片区域皆为“西南官话”(“四川话”)方言区。广义的“巴蜀文化”即指这一大片方言区的文化习俗。

 祁和晖教授认为,狭义的巴蜀文化一般指巴蜀文化核心区,即蜀王直辖区之今四川省、重庆市,即四川盆地盆底与盆周地区。四川盆地的盆底即著名的成都平原。四川省首府为成都市,成都市所辖11区5市4县所在地即成都平原。故狭义的“天府之国”可理解为今日成都市行政区域所在地,这里是四川盆地聚宝盆的精华所在,也是天府文化精华产生的母体。